股票配资网站-能否履约?供销两端傍上硅料巨头 光伏黑马年内接单超216亿
你的位置:股票配资网站 > 民间配资炒股 > 能否履约?供销两端傍上硅料巨头 光伏黑马年内接单超216亿
能否履约?供销两端傍上硅料巨头 光伏黑马年内接单超216亿
发布日期:2024-04-25 10:52     点击次数:203

K图 300345_0

K图 600438_0

  追光速度堪称“光速”的“黑马”华民股份再添大单。

  10月8日,华民股份公告宣布,与通威股份旗下多家公司签订供应销售合同,其中以51亿元金额购买多晶硅料,继而又向通威股份旗下公司出售所生产的单晶硅片,销售金额达45亿元。供销两端合计近百亿元。

  华民股份这家切入光伏赛道刚满一年的新玩家,在这一年中接单速度惊人,年内接单金额累计已超过216亿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公司的“囊中羞涩”,纵览其财报数据,资金实力与庞大的资本支出与订单金额并不匹配。

  更令人关注的是,这一光伏黑马的履约能力曾受到多方质疑。

  供销两头绑定通威

  根据公告显示,华民股份此次与通威股份旗下多家公司共签订两项合同,其一为硅料采购合同。

  据悉,该合同约定自合同生效之日起至2026年12月31日止,华民股份及子公司鸿新新能源向永祥多晶硅、永祥新能源、内蒙古通威、云南通威及永祥科技采购原生多晶硅料合计5.68万吨,预计合同总金额51亿元。

  第二项合同为约定生效之日起至2026年12月31日止,眉山通威及其关联方计划向鸿新新能源采购单晶硅片合计15.2亿片,预计合同总金额45亿元。两项合同合计金额达到了96亿元。

  需要提及的是,华民股份此次实际上扮演了通威股份硅片环节制造角色,即向通威股份购买原材料多晶硅料,进而产出单晶硅片售回给通威股份方面。

  实际上,相较于硅料、电池片、组件等环节,硅片是通威股份相对薄弱一环,但通威股份正大举布局一体化。

  在今年中报发布当天,这家硅料巨头一口气抛出两项百亿级扩产计划。其一是计划在乐山市峨眉山市投资建设16GW拉棒、切片、电池片项目,预计投资总额约100亿元,力争2024年底建成投产,2025年底达产。

  其二是在乐山市五通桥区投资建设16GW拉棒、切片、电池片项目,预计投资总额约100 亿元,同样力争2024年底建成投产,2025年底达产。

  接单速度惊人

  反观华民股份,这家切入光伏赛道刚一年的新玩家,近期接单速度可谓惊人。

  就在9月5日,华民股份公告,旗下鸿新新能源已经与正泰新能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框架合同,正泰新能及其关联方计划向鸿新新能源及其关联方采购单晶硅片合计约15GW,每年采购约5GW。实际销售价格双方采取月度议价方式确定,预计合同总金额63亿元。

  而在8月22日,华民股份披露,鸿新新能源与一道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未来四年,将向一道新能源及其关联方供应约44亿元的单晶硅片。

  在8月16日,华民股份披露公司控股子公司鸿晖新能源(其中华民持股70%、华晟新能源持股20%)与华晟新能源签署合同,华晟新能源及其关联方计划向鸿晖新能源采购异质结专用电池单晶硅片合计15GW。根据测算,预计合同总金额55亿元。

  而在5月及7月,华民股份还相继公告称,鸿新新能源分别签下3份单晶硅片销售合同,合同金额预计分别为5亿元、2.5亿元、1.7亿元。

  如果加上此次对通威股份的销售合同,华民股份及其子公司年内签订的单晶硅片合同金额已突破216亿元。

  实际上,华民股份是不折不扣的光伏新玩家。过去,该公司主要从事新材料研发和技术应用。从2022年9月开始,深陷经营困境的华民股份踏上了产业转型之路,踏上“追光”之路。

  当时,公司以自有资金5.6亿元收购鸿新新能源100%股权,后者主营业务为光伏硅棒、单晶硅片和多晶提纯硅锭的生产及销售。同时,华民股份向实际控制人欧阳少红发行股票募资5.49亿元。

  在近期的机构交流中,该公司曾透露其产能状况。此前,华民股份联合华晟新能源、宇晶股份在安徽宣城设立鸿晖新能源,投建的10GW异质结电池专用单晶硅片项目厂房已经封顶,预计今年11月底可点火投产,该项目投资额约10亿元。

  另外,该公司还在云南大理投资了高效N型20GW拉棒、14GW切片项目。据了解,该项目一期4GW拉棒已全面投产,4GW切片已完成调试,二期建设正在推进中,并陆续开展相关设备招标工作,预计今年年底有望投产,这一项目总投资约40亿元。两大项目合计投入规模达到50亿元。

  财务上“囊中羞涩”

  对于华民股份来说,一面是大手笔“追光”,一面却又是财务上的“囊中羞涩”。

  截至今年年中,该公司账上现金仅为1.05亿元。同时截至年中,其存货金额较去年底的1.41亿元,跃升至3.82亿元,可见该公司大量现金正用于购买原材料。与之相应的,华民股份固定资产也从去年底的9892万元大幅攀升至7.28亿元,其在建工程也进一步提升至1.16亿元,这一数字在去年年初时为零。

  需要注意的是,华民股份对上游或存在较为明显赊购。截至今年年中,该公司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总额达到4.96亿元,而在年初,这一数字为1.46亿元。此外,在华民股份账上还存在2.44亿元的长期应付款,这一科目过去两年均为零。

  不难看出,为了吃下急速增长的光伏硅片订单,华民股份不断透支其财务状况。只不过,上半年光伏产业并未令其盈利。

  2023年上半年,该公司虽然实现营收4.34亿元,同比增长434.94%,其中光伏业务营收3.69亿元,占总营收85.01%,但净利润却亏损1.14亿元,原因即为受累于光伏行业市场行情大幅波动,硅料、硅片价格持续走低,鸿新新能源计提存货跌价损失1.03亿。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民股份光伏产品毛利率仅为7.22%,较去年全年的8.08%进一步下滑。相比之下,硅片双雄之一的TCL中环上半年硅片毛利率则达到24.88%。

  而且,今年上半年,华民股份经营产生现金流净额为-4.22亿元,去年全年这一数字为-7283万元,而在2017年-2021年间,这一指标则均为正。换言之,切入光伏赛道后,华民股份现金流状况急剧恶化。

  履约能力受质疑

  实际上,华民股份履约能力此前也饱受市场质疑。

  在去年12月底,华民股份通过控股子公司与鹏展新能源签署《采购框架协议》,原本约定在2023年期间向该客户销售单晶硅片5000万片,全年实际完成数量不得低于计划总数的80%。

  但在半年报披露前夕,华民股份终止协议,原因为“双方在产品定位方面无法完全匹配,虽多次磋商终未能达成统一供货方案,合同未履行”。深交所随后下发关注函,要求华民股份解释说明公司的履约能力,以及与该客户的历次磋商时点、磋商过程、关于终止该协议的筹划时点等。

  值得一提的是,华民股份在产业链中并未掌握主导权。该公司曾在与华晟新能源签署55亿元订单公告中称,“为确保鸿晖新能源10GW异质结专用单晶硅片项目的顺利投产,并按期交付符合华晟新能源质量需求的异质结专用硅片,华晟新能源拟为鸿晖新能源年产10GW异质结专用单晶硅片项目的设计、建设、调试、投产、满产全阶段提供技术授权与服务”。

  也就是说,华民股份需要交易对方全阶段提供技术授权及服务,说明其并未掌握必要的关键性技术。华民股份在其他交易中角色也受到质疑,深交所当时质疑华民股份向鸿晖新能源采购单晶硅片并出售给其他客户。



相关资讯